momo碳

520❤

→点我上车←


博天群内六个相声演员的接龙文车,暂时全员匿名,如果有太太愿意公开名字到时候在公开吧~

文风很跳跃注意(no

来自6号匿名的遗言:我是吃素的!!!不是吃葷的!!!


一辆车

OOC注意避雷,两个不愿表明身份的相声演员的一辆车

接原作向妄想发展*



博天

 

这次的骑射比赛博雅准备了很久,从开始前几个月就一直在和大天狗说着什么「我这次一定要让神乐看看我真正实力啊」之类的话,大天狗对此觉得有些好笑,毕竟这种没有什么意义的比赛简直就和游戏一样,输赢根本代表不了真正实战中的实力,于是他理所当然的这么对博雅讽刺到。

「什么啊,算了,反正我一定会赢的,到时候要不要来看我比赛啊」

博雅提出了邀请,但是大天狗对于人类聚在一起的活动并没有什么好感,自然是冷淡的拒绝了博雅。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失望,骑射比赛到了的时候博雅刻意在四周寻找熟悉的身影,然而并没有那个人,他果然不会来啊,结局不出所料的获得了优胜,但是博雅觉得自己发挥的并不够好,这样也好,还好那家伙没有来看比赛,不然一定会嘲笑自己的失误,想到这些博雅就忍不住更加失落了。

一旁的神乐懂事的抱住了自己的哥哥「哥哥,我们去找大天狗哥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吧,他一定也很期待」

期待?期待自己优胜吗,那家伙可真不像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还有我想去山上赏樱,大天狗哥哥现在在的地方你之前不是说樱花开的很好看吗,哥哥可以带我去看吗?」

好吧,既然是神乐的请求博雅自然没有理由拒绝,带上了神乐喜欢的椿饼,博雅牵着自己年幼的妹妹一同去山上找起了大天狗。

不得不说四月的樱花实在是太好看,微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在那颗上次见面的樱花树下看见了那个白色的身影,他依然是那副干净纯粹神圣不可侵犯的姿态。

沉浸在大天狗的笛声之中让博雅也忍不住掏出笛子和大天狗对奏了起来,一曲结束后大天狗回头。

好像是在笑一样的看着自己,博雅有些看呆。

「好美的旋律」一旁的神乐微微鼓起了掌。

博雅回过神来拿出椿饼和神乐坐在树下,一副来赏樱的的态度,大天狗也没有多说什么,坐下来陪他们一起。

「恭喜你优胜」冷不丁的从大天狗口中收到祝福,博雅愣了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

「那是当然的,毕竟我很强嘛!」忍不住得意了起来,明明刚刚还超级失落的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

「给你的」大天狗从树下拿出一壶酒。

「啊,你想的真周到,赏樱怎么能不喝酒呢!」

博雅离开打开酒壶拿起器具小酌了一口,有点甜但是和以往世面上的酒都不一样。

「这个是什么酒,感觉和普通的完全不一样」

「是野葡萄酒的,我过去从其他人地方的高人那里知道的酿造方法,刚好难得的在山间看见就酿了而已」

「是为了庆祝哥哥优胜吗,大天狗哥哥真好」神乐有些好奇的凑近闻了闻博雅手中的酒,但是小孩子自然是不可以喝酒的。

「是这样吗!」博雅激动的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好友。

大天狗挣扎的推开了博雅「都说了只是偶然看见不酿酒很可惜而已」

两人相处已久,博雅自然是懂得大天狗的那份不坦率,也没有继续追问,三人就这么继续赏樱喝酒兴致来了就对一对笛子,也许是聊的太开心,大天狗难得的温顺的听自己说了这么多话,平时他总是会一副长者的身份自居来嘲讽自己来让话题进行不下去,果然这家伙还是有想帮自己庆祝的吧?

时候也不早了,毕竟不能和以往一样。

带着神乐在山上过夜会让母亲担心的,博雅拍了拍裤子上的花瓣准备起身,他推了推身旁靠在一边的大天狗,大天狗也跟着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太多酒,大天狗的步子摇摆不定,他寻找着一个能让自己扶住的东西靠在博雅的肩头。

这家伙已经完全喝醉了啊,平时他根本不可能露出这样一副示弱的态度。

「喂,大天狗」

没有反应,看来是真的醉的不清,博雅是不清楚大天狗酒量如何,感觉他也没有喝太多啊,但是就这么把这样一个醉鬼丢在山上实在是有点不放心,博雅干脆一把抱起大天狗,就把这家伙带回去休息一晚吧。

「走了神乐,我们下山吧」

神乐乖巧牵着博雅的袖子点了点头。

「哥哥不累吗?」山路并不算好走,神乐有些担心。

「完全不累啊,说实话没有想到这家伙这么轻,感觉还没有我抱你重呢」博雅并没有骗人,大天狗的确轻的不可思议,也许是因为他是妖怪的原因吗,毕竟要飞起来的,但是这样的体重抱在怀里未免也太没有安全感,给人一种随时会消失的错觉,下次一定要多逼他吃点东西啊。

「……哼」神乐有点不高兴了,她觉得博雅是在故意说她很重,于是便加快了脚步。

意识到自己可爱的妹妹在赌气博雅安慰道「女孩子就是要像你这样才可爱啊,这家伙根本就太轻了,一点也不可爱」

「哥哥大笨蛋」

博雅真是一点也不懂女生的心思,神乐暗暗想到。

怀里的妖怪太过于安静,比起喝醉根本就像只是睡着了一般,虽然可以让下人给大天狗安排客房,但是总觉得莫名有些不安心,于是顺其自然的,博雅把大天狗抱到了自己床上。

 

「……博雅」从大天狗口中溢出小小的呼唤。

「?怎么」博雅蹲下来看着床头的大天狗。

 

什么啊,只是在说梦话而已吗,不过这家伙居然会在梦中喊自己的名字啊,博雅不由的有些高兴。

机会难得博雅拨开大天狗略长的刘海,近距离观察起了好友的样子,大天狗皮肤很白,现在大概是因为酒的缘故染上了一层薄粉,让他平日锐利的气质变得柔和了不少。

也许是盯着大天狗看太久,博雅突然感到一丝不好意思,他们距离太近,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温热空气,博雅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想要亲亲看这个人的想法,但是在舌头舔上对方的嘴唇之前就停住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着魔了一样,实在太不像话了,更何况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在博雅还在独自数落自己的时候不料大天狗伸手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哇啊」

博雅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跳,结果大天狗又只是搂着他没有了其他反应,是因为喝醉了的原因吗?还好没有把他一个人丢在山上,太危险了。真是的,酒量不行直接告诉自己不就好了,逞强个什么?这家伙一看就不像是平时会酿酒喝的类型啊,还满口借口的说了一大堆,其实果然是为了自己特意酿的吧,无论大天狗怎么否认,博雅心中都认定了这个事情。

是这家伙先抱着我的,那么我亲他一下也没什么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博雅扶起了大天狗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将舌头探入对方口中与大天狗唇齿相交。

「唔、哈…」从大天狗的喉咙里吐出微弱的抗议声,但是马上就被接下来的亲吻堵住。

「博…雅、唔…」

实在是太糟糕了,这家伙到底懂不懂在这种时候喊出自己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啊,而且还是这种无意识的状态,这样下去根本就更加不可能停手了啊。

褪去对方身上厚实的狩衣,大天狗的身体还是一副未成熟的少年模样,根本无法想象他比自己大上个几百岁,难怪他会一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还带着奇怪的面具,其实都是在逞强吧。

好想要褪去他的全部,连心的枷锁也一同褪去。


http://wx4.sinaimg.cn/mw690/005yXEWdgy1febroh3aswj30c872qwmk.jpg

点我继续上车